怡园酒庄20年 | 这是一个美丽的理想

作者:陈进强日期:2017年8月21日

 

怡园酒庄二十周年要我写一点东西。酒庄经营上的事我已经多年不管,只能写点我心里的感受。

 

 

 

一 个 美 丽 的 理 想

 

我父亲少年时代就下南洋谋生,几十年飘泊海外,新中国成立,父亲就打定主意,适当时要带全家迁回中国。家庭教育使我自小就很明确长大后要回国,人生目标就是“学好本领报效祖国”。1965年回国,一年后文革, 于是失学,两年后又随着大潮下乡去。那时我不到18岁,没想很多,只对过早结束学生时代心有不甘。当我得知大学恢复招生,想上大学的愿望非常强烈。1975年那个年代,像我这样有海外关系,又非红五类的青年要上大学实在是很难。几经周折,我终于被招进山西太原工学院,梦想成真!我会一生都感激太原理工大学,也因此热爱山西,那里有我的母校,有我敬爱的老师,有我的同学。

 

上世纪八十年代中,我代理非洲的锰矿石、美洲的铜精矿大量卖到中国。有一天冶金部进出口公司的领导找我说:“国家外汇紧缺,冶金系统是耗外汇的大户,你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产品能出口创汇。”我第一时间想到山西的焦炭。几经努力我成功地打开了欧美日市场,一船几万吨整船整船地出口,焦炭一时成了山西出口创汇的拳头产品。

 

山西焦炭国内外需求殷切,导致山西遍地土法炼焦,污染得一塌糊涂。那时山西省物资厅是我业务的国内主管单位,厅长、校友李建民大姐,是我尊敬的学长。她当面说:“你看山西污染成了什么样子!我们都是山西培养出来的,不能再这样糟蹋山西了,你能不能给山西引进不污染的行当?”

 

我因业务关系常到欧洲,法国朋友最爱带我到酒庄去喝酒吃饭,使我能体会到酒庄的美好,因而有了在山西建葡萄酒庄的念头。我请法国专家到山西论证山西生产葡萄酒的可能性,在山西到处选址,又带物资厅的人到法国实地考察葡萄酒庄。经过几年筹备,1997年怡园酒庄正式开工。

 

这个投资多数人是不看好的,甚至当成是笑话。山西人根本不喝葡萄酒,没有本地市场。要卖到外省或出口更不被看好,山西的环境污染已举世闻名,推销山西的酒难度很大。

 

那时国产葡萄酒几个大品牌占据了中国近90%的市场,产品大部份走大批量生产的路线。我却要做精品。朋友都劝我,国产葡萄酒出厂价只在十几、二十元之间,你那样做,成本很高,死定了!

 

我认为欧洲的酒庄是美好的,既然要给山西引进美好的东西就要做像欧洲那样的葡萄酒庄,而且要做中国最好的葡萄酒,就算眼前行不通,我相信将来山西会美好,中国人会欣赏美好的葡萄酒。

 

 

我拒绝给酒庄起洋名,也拒绝给外省品牌灌瓶做加工,既使当时山西正发生假酒案件,使山西酒声名狼藉,我也坚持打山西品牌。我说中国人有句老话叫“行不改名,坐不更姓”,怡园葡萄酒就是山西的。

 

女儿说我是理想主义者,理想可以很丰满,现实却是很残酷。怡园酒庄初期的经营状况只能用“惨淡”两字形容,这里不再赘述。没有陈芳的加入,我的理想早泡了汤。感谢女儿陈芳用智慧和毅力使我的理想能一步步实现!

 

 

 

 润 物 细 无 声 

 

中国葡萄酒业从不寂寞,各式各样的广告叫人目不暇给,那些五花八门的“概念”令你不得不佩服国人的想象力。

 

曾经折腾得很欢的公司,到如今只剩脑子里那点记忆。所有的折腾,只欠折腾出一款好酒。与此同时,却令人欣喜地发现,一批优质的国产葡萄酒已悄然地浮了出来。

原来好酒也如知时节的好雨般,由那些“耐得住寂寞”的做酒人“润物细无声”地奉献给这个时代,奉献到国人、世人的餐桌上。

 

当初我根本不懂葡萄酒,却抱定要做中国最好的葡萄酒,回想起来真是“无知者无畏”。早期, 怡园酒庄上上下下所有的员工没人懂葡萄酒,但大家有理想,不懂可以学。在追求质量上,怡园人一直是不辞辛苦、不惜工本的。

 

怡园不炒作、不玩花招,实实在在,总是会有人欣赏。产品推出几年,业内有了点小名气。半岛酒店、香格里拉等几家顶级酒店用怡园的酒贴牌当店酒;以挑酒严格、专业著称的国泰航空也选上怡园葡萄酒作机上用酒,这些亮点极大地增强了我的信心。国内的葡萄酒专家如马会勤、李德美、李华、郭松泉等专家、大腕都给怡园很高的评价。国内很多葡萄酒爱好者、各界名人不但消费我们的产品,还给我很多鼓励和建议。我也因葡萄酒交了很多的好朋友。

 

初期推销怡园葡萄酒,我是赤膊上阵拿着样品,硬着头皮到处找人试。许多人一听到山西出产的“杂牌”酒已经先皱眉头,有些人不但满脸不屑,还出言不逊,很令我受伤,渐渐我完全能平静地接受各种评论。

 

入了这一行,我没少喝世界各地的葡萄酒,喝多了自然也懂了一些。虽然怡园葡萄酒得到很多好评,但我心里明白,和世界上第一流的相比,差距还很大。

 

传媒形容中国葡萄酒产区最爱说“与波尔多同一纬度,是中国的波尔多。”这纯粹只是宣传,事际上中国相近的纬度没有波尔多那样夏天干燥,冬天温暖潮湿的天气。在山西葡萄藤越冬必须埋土,大大增加了工作量,使得山西的葡萄成本不低。这些不利因素,使我曾经怀疑中国能否出好酒,甚至担心中国根本不适合做葡萄酒。但怡园没有退路,我只有以“不见黄河心不死”之心, 指望陈芳带领怡园人克服重重困难杀出一条生路,创造奇迹。

 

 

不久前我到酒庄,几位专家在试酒,我也凑热闹品了几种酒,入口竟有惊艳的感觉,一时激动得禁不住眼角有点湿润。

 

陈芳说得好:“希望有一天,人们品了怡园葡萄酒能喝出是中国山西的好酒,那时怡园才是成功的。”要做出山西风格的好葡萄酒已经很难,要让消费者认同山西风格的美酒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

 

现在我才明白十多年前,欧洲一家名庄庄主请吃饭时调侃“做葡萄酒不难,难只难在头二百年。”

 

路漫漫,怡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 

 道 是 无 晴 却 有 晴 

 

我有一位好朋友,是非常成功的企业家。他不止一次对我说:“搞企业聪明才智不如选对行业。选对行业,躺着都赚。”他这话非常正确,却刺痛我的心。

 

十几年来我们在葡萄酒上太投入,眼看别人挖煤、搞房地产赚得盘满钵满,我也眼红。陈芳工作勤奋,她的才智也在怡园酒庄得到了证明,哈佛商学院把怡园经营当实例教材,陈芳还获得过安永企业家奖。我是又高兴,也很纠结,自责把女儿引到这条路上。我多次想如果女儿到其它行业去发展,不会那么艰难,成就可能会更大。

 

在怡园二十周年之际,我梳理一下投资怡园的得失,今天怡园在山西的表现不就是当年我追求的理想吗?

 

怡园酒庄今天的成绩离不开陈芳的努力,反过来也可以说怡园成就了陈芳今天的成功。

 

怡园酒庄是我家的骄傲、是我家的名片。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事业能把企业和生活如此精彩地结合。

 

 

我十二岁的小孙女陈德宁,几年前就说将来要接妈妈的班。中国人最重视家传,想到继陈芳之后,陈德宁会接着书写怡园的故事,我好像已经在时光隧道中看到百年怡园,这个酒庄将会更加美丽。

 

想到这里我告诉自己,怎可吝惜在怡园花的心血和时光;又怎能只用金钱的多少来评价怡园二十年!

 

 结 束 语 

 

朋友问我"为何许多大老板到怡园酒庄会真心地称赞这摊不大的生意?"我不谦虚地回答:“酒庄不大却很精细,人人都希望中国有更多这样的企业;酒庄的成就浸透着怡园人的坚韧与智慧,这点从市场经济中拼杀出来的企业家最能明白;怡园人义无反顾地一直走在创品牌、做精品的漫漫长路上,怡园的精神更是赢得人们的尊重。"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怡 園 酒 莊

陳 進 強  

 

 

所属类别: 2017年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怡园酒庄  二十周年  陈进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