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阅读女当家--陈芳专访(之三)

作者:
日期:
2015年10月20日

 

导读:

陈芳述说了在阅读对自己在商界打拼的影响,那么喜欢阅读的她,对自己的孩子有何要求呢?阅读对她的帮助又有哪些。

爱读书,但不为孩子选书

aidushu,danbuweihaizixuanshu


读:但今天你也有了自己孩子,作为一个过来人,经历过一拿起书就想睡觉,粉红色的少女时期,到今天投身商界,深明成功绝不容易。那么在选书方面,你为你的下一代做过什么决定呢?
陈:说实话,这问题我反反复复,左摇右摆的想了很多遍,正因为我经历过以上的一切,我可以为她们提供指引,但她们终究是小孩子,不明白当中的重要性,不知道会不能升上大学、找不到工作、社会竞争很激烈等等,所以我有时也会很紧张,希望她们能多读书,但同时我又会反过来想,我又是否将自己的一套硬套在她们身上?何谓成功?名成利就则代表成功吗?那么当一名热心的小学老师是否就不成功呢?我不断在这些问题中游走,所以我没有替女儿选书,只是鼓励她们去看书、去运动,跑步、游泳等。

 

我女儿念的是本地幼儿园,上课就是玩,到后来升读本地小学时,开学两星期后老师打给我,说她的进度比同班同学落后,我心想,开学才两个星期,学校到底教了什么内容,后来才知道,原来现在念小一的学生其实是在学小二的内容,而我女儿的同学早在幼稚园已经学完小一的东西,除此以外,这家学校还另有一家专门的补习学校,当我女儿的上课时间是早上八点到下午三点半时,她的同学则是由四点开始一直补习,直至晚上七点,星期一至五,天天如是,所以当别人早已读透小一的内容时,她则是完全的空白,因而落后。

 

读:那你怎样处理这事?
陈:我当时有要求学校不要让她留班,这是出于我的心愿,想她跟我有同样的经历,因为那家是我的母校;其次我想她能学好中文,但在学好中文和她的快乐之间,我最后还是选择了她的快乐,所以替她转读了一家用蒙特梭利教育法的国际学校,自此她变得很喜欢上学,东西学得很快,更重要的是她很喜欢看书,特别是科学、太空、科幻的书,我觉得这跟蒙特梭利教育法有关,因为它很鼓励你自学,去学一些你感兴趣的东西,我觉得这点很有趣。

 

读:即是不走通才的路线?

陈:是的,这套教育法背后的理念是这样的:人不是只爱玩乐,也会想学习,而学习过程中也有乐趣,我们要做的,就是去激发孩子对学习的兴趣,一旦成功做到,他们就能学得很快,例如我的女儿在数学方面较有天分,那么老师就会加以训练,就算其他各科的程度有点追不上也不重要;而且中国人教小孩子写字的方法就是一味的打,打到你学会为止,但其实孩子的手根本协调不了,这家学校就先安排孩子去捡波子,从中训练他们的手部协调能力,练好了以后,真的能一拿起笔就开始写字。

    读书有用

dushuyouyong


读:说回看书,刚才你提到阅读就好像为你提供了不同材料,令你在与不同人沟通时说出不同的故事,那是不是说明了,阅读之于你的重要,其实跟读物的种类无关,而是它丰富了你的经验。
陈:就跟饮食一样,我们一定要进食,正如我觉得书是必需品。

 

读:但食的可以是垃圾食品。
陈:是的,那就得视乎你能否由垃圾食物进步到会选择非垃圾食物,而当你懂得去选非垃圾食物时,也可以有粤菜、日本菜、上海菜等不同选项,种类很多,但不一定代表日本菜一定比上海菜好。

 

读:或者反过来问,你会否觉得阅读就好像一种养分?
陈:一定是!我觉得阅读的作用是很多样的,例如晚上睡不着,躺在床上时,可以看看小说或漫画;刚入行时不认识酒,又可以去看有关酒的书,学习怎去分门别类,掌握一些基本概念、用词等;到某个国家旅行时,则看有关当地历史文化的书。

 

读:但你不会觉得睡前看小说和漫画,对你来说没有太大帮忙吗?
陈:它们能让你快点入睡,不算是实质帮忙吗?你知道今天香港人有多少人不能好好睡觉吗?因为压力太大,不能放松。

 

读:法国前总统戴高乐正好跟你有同一个想法,他曾在接受访问时提及自己的床头书是漫画《丁丁历险记》,当然有人说这是一个政治正确的说法,因为这套成功的作品是法国出版的,但反过来说,我不相信法国历来出现的大文豪之多,戴高乐会因为这个原因而选这套漫画,而其实他想带出的说法是,这套漫画能令他安然入睡,翌日醒来时就可以处理一些前一天没有办法应付的事,这点跟你的想法很相似。那么,有没有一本书是你会重复又重复地去看呢?
陈:没有,除了小时候会重复地看《城市猎人》,但如果要选一本令我读后觉得很神奇的书,我会选新华社前社长许家屯的著作《许家屯香港回忆录》,因为我是在2005年读这本书的,真的会惊觉从前的中国原来跟香港有着如此大的落差,他原来不知道戴着太阳眼镜走出机场会被记者记录在报道当中,而他是阻止不了的;这令我很震惊,震惊的地方在于这些人物我统统认识,这些事件我也听说过甚至亲身见证着,但事后回看,才惊觉事情是这样的。因为我一直是由香港人的角度去看这些事,但他却是由国内来港,一心想象可以在这个城市做些什么什么的角度去记录这些事,这种国内高官来港的经历,令我觉得很有趣。

 

读:但同一时间,你也是一个到内地经商的香港商人,那么在你面对中港文化差异、跟内地同事合作的不同处境时,自身的阅读经历有否带来过什么影响?
陈:其实我没有看太多内地的作品,因为有不少文字是我不能消化的,所以书本上的影响其实不多;反而是一种精神病患者的故事真的令我学会站在他们的角度,换位思考,了解不同的成长经历,病患背景会引导他们作了不同的决定,特别是作为管理层,最难管理的其实就是人,因为每个人都会由自己的角度出发,觉得事情应该要这样做;其次是人会变,今天的他跟升职以后的他可能已经不同了,当然你可以用老板的身份来左右一切,但总不可能每件事都这样,所以要去明白一个人真的很重要。

 

读:那么你会为着这个议题去专攻某类书吗?

陈:没有,我反而经常去跟同事们沟通,问他们对不同事件的看法

 

读:但老板跟下属当中总会有差距,他们说的也可能不完全是心底的想法
陈:这时候,书本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,始终国内的阅读风气比香港为盛,所以我有时的试探方法就是:你近来在看什么书?从这问题的答案,你已经能下些许判断;再由他对这本书的看法入手,顺着书中的议题去讨论,也可以得到一些工作以外,老板与员工关系以外的了解。

 

读:最后,你觉得阅读对你最大的帮助是什么?

陈:我觉得解决问题有很多不同方法,而阅读就是其中的一种:睡不着时就看小说、心情低落时去看佛偈、不明白一个人的行为时就看心理分析的书。你看,单是一本书,就已经能满足人的不同需要,不是很好吗?

Copyright © 2015 山西怡园酒庄有限公司 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.    闽ICP备19017621号    [网站地图]         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
          

怡园酒庄官方微信


打开微信,点击右上角的“+”,选择“扫一扫”功能,用摄像头对准下方二维码即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