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瞎帮忙,不如靠边站

作者:
日期:
2015年5月27日
      很多朋友以为我身为酒庄少庄主,一定是长期深居于酒庄。事实上,我大概只会每个月去酒庄一两次,每次住两三天。因为在酒庄经营初期,如何卖酒是核心问题,所以我必须经常在前线市场。其次是我在酒庄实际没有太大作用。我既不懂种植,也不会酿酒。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酒庄里走来走去,装着在检查工作。
 
      不过每年的葡萄采摘期间,我通常都会在酒庄。一方面是这段时间访客特别多。另外,我也想在生产最忙的季节,给予团队精神上的支持。然而,眼看同事们忙到天昏地暗,而我却和来访客人坐在花园里把酒当歌,心里总是有点不安心。不是说好的领导人都会和团队共生死?所以我今年下决心,安排几天时间到生产车间,好好的与其他人并肩作战,当一次好领导!
 
      我明白以我这种毫无经验的新手,最多只能当一个普通工人。从低开始,也正合我意。我平常有运动,体力活应该难不到我。原先,我是准备低调行事,奈何无论我在什么岗位,我的身份还是老板。所以除了技术总监,没有人敢安排我的工作。最终,我被安排做小酒罐的”pumping over”。即是用水管把底层的葡萄汁抽出,再喷在浮在上层的葡萄皮上,藉此提供多些氧气给酵母菌。
 
      一大早,技术总监领着我办理指模认证手续(为了安全,生产车间必须都锁上,许可的人凭指模出入)。接着,他带我到小酒罐区,耐心地告诉我如何操作。他千叮万嘱叫我要小心安全,眼里流露出的无限忧虑。我诈作不见,转身投入工作。没想到技术总监一走开,立马就有一位好心的技术组长过来看看我的情况。他不停问我要不要帮忙,我只好客气地谢他好意,坚拒把水管交给他。
 
      我好不容易才摆脱陆陆续续的好心人,自已安静专注地拿着水管来回喷。紫红色的葡萄汁变成草苺奶昔般,十分好看。味道亦从由原先臭蛋味(代表酵母菌缺氧不高兴),逐渐变成墨水浓香。我眼看这罐应该差不多了,正想叫人帮忙关停在平台下的气泵,可是周边都没人。我拿着水管走不下平台,只好干着急。忽然,我看到远处一个工人,想喊他过来关机,但又不好意思大叫,引起注意(在车间真的不能太斯文)。幸好技术总监就在那一刻出现,一手关停气泵,解救了我。唔…难怪他是技术总监!
 
      下午,我被安排在高温密室搅拌木桶。高温密室的灯刚好坏了,我只好带着矿工用的头电筒,在黑暗中独自搅呀搅。离开其他人的注视,我开始时反而乐得自在。但一个人在黑房里,心里还是有点寒。正当我刚爬到第二层酒桶,准备打开塞子,在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响。我抬头在微弱的灯光中左右看,人影都没有。接着,我听到有人低吟。我叫:「谁呀?」回答仍是痛苦的低吟声。那一刻,我害怕的不是鬼,反而是人。我手拿搅拌器,头顶着电筒,跳回地下,在密室追踪低吟声的来源。原来是同事在黑暗中看不到酒架,跌倒了。哗!真不知道酒庄处处暗藏危机。
 
      我短暂的工人生活一下子就过去了。总结是什么?
 
      总结是:
             1. 卷起袖子的领导作风,未必一定是正面的。
             2. 我无须为和客人吃吃喝喝而内疚。靠边站是我最大的帮忙
Copyright © 2015 山西怡园酒庄有限公司 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  晋ICP备15002330号    [网站地图]         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
          

怡园酒庄官方微信


打开微信,点击右上角的“+”,选择“扫一扫”功能,用摄像头对准下方二维码即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