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焉知非福?

作者:
日期:
2015年5月27日
 葡萄酒给人一种莫名的浪漫。每次告诉别人我是做酒的,对方要不是认为我很能喝,就是觉得我天天拿着酒杯,惬意漫步于蔚蓝天空下的葡萄园。葡萄酒无疑是令人迷恋,但经营一个酒庄却和经营其它生意差不多。作为经营者,我还是要考虑盈利、发展,以及团队建设方面等问题。每次被传媒访问时,虽然我主要谈自已的成功之道(作为酒庄宣传手法之一,我也不能不停数落自已嘛。不是说商场上没有人会同情失败者? 更不会想与之合作?),不过我的失败案例说起来也是一匹布那样长。不如今天就给大家讲一个我最珍惜的失败时刻?
 
      我接手酒庄时,正正是我们准备要把酒推出市场之前。别说营销策略,就连一个包装都使我措手不及。在酒庄仍要不停投入资金,而前景一片黑暗时,我实在下不了决定去聘请名设计公司。那时候同事找来一家北京的设计公司, 他们的设计方案一个比一个惊吓。对方要我提修改意见,我真的很想说: “这不可能是修改能有所帮助的,就算烧了再重来, 眼睛也要消毒!” 。奈何时间紧逼,加上同事们都觉得很不错,我们的第一瓶酒还是采用了那设计(以下就是当年的酒标) 。结果?当然是滑铁卢啦!新包装不但被我小弟弟评为“豉油壶设计”,销售结果更是惨不忍睹。免费赠送都可能少亏过卖(我们做了些推广活动和小型广告)。
 
      出师不利,失败更是接踵而来。大家应该还记得2003年非典?无错,我们推出市场不久,就迎来非典。怡园因为是港资企业,而香港是非典的重灾区,酒庄被附近的农民重重封锁,通往酒庄的路亦被破坏。我们既不能出,也不能进。在生命有可能受威胁时,卖酒则显得不是很重要。
 
      在这样一个经营情况下,2003年我们生产一百万瓶,卖出二万瓶(其中送人一万瓶)。
 
      满满的库存,加上将要来临的新一个年份的一百万瓶,确实把本来十分自信的自已,打到趴在地上。那时我头脑还清醒,一百万瓶÷二万瓶=五十年。我或许有五十年时间卖第一个年份的酒,但绝对没有命卖第二个年份(当时我根本不知道第一个年份的酒不可能存到五十年)。最终我们决定在财政很紧拙时赔款给农民,把葡萄园种植规模缩小一半。当中的心理挣扎和过程中的惊险场面,我在这就不详细说了。我最想给大家讲的是,这可是怡园的关键转折点。砍葡萄树使我们退回安全线内,大大减低库存对销售的紧迫感。这样,我们才有机会对怡园重新定位、选择销售渠道,以及着手建立品牌。
 
亦是这次一上任就被现实掴了一巴掌,我才认清自已有多少斤两。自大学以来,我一直事事顺利。嘴巴上谦虚,实质却自以为事。一上场即败阵,(唔…怎么听起来有点像我们的官员所说的话?) 其实塞翁失马, 焉知非福也!
Copyright © 2015 山西怡园酒庄有限公司 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.    闽ICP备19017621号    [网站地图]         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
          

怡园酒庄官方微信


打开微信,点击右上角的“+”,选择“扫一扫”功能,用摄像头对准下方二维码即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