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两代人的梦想---怡园庄主对谈

作者:
日期:
2015年5月23日
 我写庄主专访,不能不写自己的父亲,当然,女儿访问父亲不容易写。
 
       1997年,在亚洲金融风暴的环境下,毅然进入一个自己完全不懂的行业。我不能说他有远见,但他肯定是勇敢的。
 
       我父亲在印度尼西亚棉兰出生,十五岁回国,遇上文化大革命,给分配到内蒙古插队,表现好,调到山西工厂当工人。后来,他又被推荐到太原理工大学读书。大学毕业后,我父亲拿着五块钱来香港。他先是在我爷爷新创办的进出口公司工作。之后自己开始做贸易。他先后建过钢铁厂、电厂、污水处理厂;又有经营地产、百货公司,甚至陵园。直到现在,他还在不停创业……
 
       从我们的业务,或许已对我父亲的个性略知一二。他不是传统的中国父亲。小时候,八号风球,他带我和弟弟到海边看海浪,感受大自然的力量。他曾心血来潮,带我一天在三家不同的影院看三部电影(四点半、七点半、九点半)。我大学时想主修非常冷门的女权学(Women’s Studies),父亲虽然不知是什么,却仍旧十分支持。
 
       他可以非常细心(我婆婆生日,他特别安排在酒庄为她一个人放烟花),同时亦会十分粗心(我们请桃乐丝先生食饭,对方提前告诉我们他不能吃辣。我爸爸因自己爱吃辣,竟然叫了一桌子辣菜,吃得桃乐丝先生脸红冒汗。我见状,特意提醒父亲。他呆了一呆,自己尝了几口,然后和桃乐丝先生说:菜一点都不辣,你觉得很辣吗?)
 
       当大部分中国人认为省钱是最大的美德,我爸却教我们享受生活,但要量入为出。他对中国社会有很多自己的看法。他会在看完国家地理频道有关黑猩猩节目后,花两个小时把他看节目得出的育儿心得告诉我。
 
       花那么多篇幅去形容我父亲,因为他真的是怡园精神所在。
 
陈芳:我相信很多人问过您这个问题。您当时为何建立怡园酒庄?
 
陈进强:人的思想是复杂的。很多记者写过我建庄的不同商业目的。既然我女儿来问我,我想从家庭的角度和你谈。
 
创业是我们家族的传统。我的祖辈很早就从福建到广东从事烟草生意。你祖父十几岁就离乡背井,从福建龙岩家乡到印度尼西亚。虽然当时他们都是成功的商人,只是动荡的时代使到他们无法留下自从给后代。可是,他们留下创业的精神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家长仍旧兴旺。我想这是我不停尝试新项目的原因之一。
 
至于为什么惦葡萄酒这个行业?我看到欧美和日本都有百年老店。可是中国却没有。当然,这是我国近代的经历与社会制度造成的。我创办了很多企业,但没有一个能给我看到长久经营的希望。唯独葡萄酒这行业,在我眼里展现出无限的生命力。所以,我想在中国建立一个酒庄,长久经营下去。
 
陈芳:您当时对葡萄酒什么都不懂,怎么着手把葡萄园和酒庄建起来呢?
 
陈进强:我不懂,所以找了比我懂的法国朋友Janvier帮忙。Janvier是位葡萄酒爱好者,又是法国人,从请专家Professor Denis Boubals、选址、到酒庄的设计和建设,全部由他负责。我们和Boubals教授开着车,在山西、陕西到处转。当年没有高速公路,都是跑泥路。Janvier和Boubals教授不但没有抱怨(Boubals教授唯一抱怨是要他在夏天喝热的啤酒),反而对寻找在中国最适宜种葡萄的园地感到兴奋得很。我们去过清徐县,那边都是坡地,同时又是历史上著名的葡萄产区,可是污染工业太多。后来又考虑过在乔家大院附件建酒庄,但是哪里没有给人回归大自然的乡土味。最后我们选择在太谷。
 
在中国办事,尤其在十多年前的山西,需要有当地的关系。我的大学校友李建民,是当时山西省物资厅的厅长。她帮了我很多。跑手续、联系政府选地种葡萄,都是由她主持的。
 
我想这是我一贯做事的风格。我把相关的人凑在一起,定了方向,具体事情由比我更懂的人全权负责。
 
陈芳:您是否一直都很坚定要做这件事?
 
陈进强:我也有摇摆的时候。在建庄初期,我的朋友都认为我在浪费精力,不停叫我能卖快卖,当时我有犹豫。当我把你拉进来,踌躇就更深。以前说男怕入错行,现在女人也有事业,也怕入错行。葡萄酒是个投资周期很长的行业。我们这种小企业如何能站住脚都成问题。我们既没有品牌,又没有国企所能有的资金、关系和管道。你本来有一份很好的工作,我怕耽误了你。
 
陈芳:我明白。你反反复复都有和我说过。现在呢?我们慢慢被认可是否减低你的焦虑?
 
陈进强:当然。我看到你如此投入,我亦觉得走下去是值得的。
 
陈芳:虽然酒庄在你所投资的项目中不算大,但投资金额亦不少。你就这样交给当时只有二十四岁的我。你不怕我弄到酒庄破产?
 
陈进强:其实二十四岁不算很小,已经应该有承担的能力。我从来都相信,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不全都压在你身上,到头来,你又只会依赖我。我清楚你的个性,你不是冲动型。加上你有事我们还能商量。我的经验和你的创意,怎么会破产?
 
陈芳:爸,说真的,我当时觉得很惘然。有点像自己一个人在大海里游,不知方向。不过,这也许就是你所要求我和弟弟(他负责污水处理厂)要学会承担的最好方法。
 
陈进强:人是不同的。父女亦然。有很多父母不能放弃,子女始终没法按照他们的意愿经营。我不能这样。我们共同指挥,无限痛苦呀!
 
陈芳:几年前,有一家跨国公司要收购我们。我们商量后,决定不卖。你的决定是否因为我不想卖?你当时是怎么想的?
 
陈进强:我当然是尊重你的意愿。但实际上我也不舍得。你记得对方说不卖,我们会后悔吗?
 
陈芳:我记得!你回答得相当精彩。你说:“今天不卖,我也许有一天会后悔。但若我今天卖给你,我明天醒来就马上后悔!”
 
陈进强:那是真心话。当时若卖,有钱但会有不甘心。
 
陈芳:你对怡园有什么展望?对我有什么期望?
 
陈进强:我同意怡园要坚持造好酒。我们必须进一步提升质量。要更仔细想如何能达到目的。中国的气候不容易。你们不能空谈,要具体落实,对你?你也大了。你这几年一帆风顺。当然是你努力的成果。但切记不要一下子飘飘然。要有危机感。
 
陈芳:那你对我想多点时间花在开拓香港市场如何看?
 
陈进强:香港是你家。你想在香港发展是能理解的。但不要因为你是香港人,沉迷想要得到自己人的肯定。不过今天的香港,逐渐在酒界有一定的影响力,我也支持你努力把怡园酒庄带回香港。香港是中西文化的糅合。我在这儿安居乐业。在香港,我有了自由发挥的机会。如果我们的酒也让港人接受,我也会很开心。
 
陈芳:我想这一代香港人将来的集体回忆是北上的苦与乐。
 
陈进强:北上要有开拓和包容精神,像大海。
 
陈芳:是不是就如我们的深蓝酒?
 
当我在卖广告时,我爸不语。
 
他曾说我俩都是怡园的创始人。他建庄,我打开市场。今天他退居幕后,让我赢得所有掌声。不过,我很清楚,没有他的眼光,不会有怡园。我也很感谢他给我有机会做我热爱的事业。怡园是我们两代人共同的梦想。
Copyright © 2015 山西怡园酒庄有限公司 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  晋ICP备15002330号    [网站地图]         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
          

怡园酒庄官方微信


打开微信,点击右上角的“+”,选择“扫一扫”功能,用摄像头对准下方二维码即可。